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虐师的合约
性虐师的合约

我叫龙辉,英文名tony,是一名小有技艺的性虐师,也是联邦安全局
女体刑讯顾问。说起女体刑讯,很多人都会自然的联想到阴森压抑的刑房,粗重
的皮鞭,以及受难者衣衫破碎血淋淋的恐怖模样。事实上在现代社会里,随着文
明的进步和分权监督的完善,血腥残忍的肉刑已经极为罕见,即使在特殊的权力
部门里,与现代医学结合的新式SM拷问手段也佔据了主流。而昔日擅长折磨艺
术的专家们,则纷纷投身色情俱乐部,以资深性虐师的身份成为女间谍的调教者。

  性虐元素大量的融合到刑讯业务,这也是社会文明发展的趋势所致,在现代
程度极高的新世界,一方面权力受到严格的监督,自由传媒无孔不入。各种黑暗
业务一旦有丁点线索被暴光,哪怕你是强力部门,如果没有绝对过硬的理由也会
立刻遭到无止境的追责和质问。面对潮水般的弹劾议案,高高在上的议员们为了
保住自己的地位,会在第一时间举起大棒倒戈相向。另一方面,高度发达的商业
文化和自由市场,为色情艺术创造了最优良的发展空间。

  sm性虐游戏作为独具魅力的色情文化,广泛被各个社会阶层所认可,尤其
受到上层社会的青睐。在平等宪章监督下,富豪和皇室贵族们纷纷放弃了暴力手
段,转而用金钱构筑起纸醉金迷的娱乐世界,美豔的交际花周旋在支票和皮鞭之
间,双方你情我愿没有半分强迫。这两项因素的合力结果,很快让旧式的肉刑处
处受到严格限制,而演绎刑讯剧情的角色扮演游戏则越发安全而逼真,渐渐模糊
了惩罚和享乐的界限。

  追求极致享受的欲望加上先进的科技,sm艺术得到了全面发展。丰富而专
业的商业sm器械推陈出新,不但能进行各种程度的性虐互动,而且很好的平衡
了使用方对极限操控的需求与安全尺度。作为合法的性娱乐产业,国际化的高档
sm俱乐部纷纷开业,性虐师的资质也从业余玩家发展到专业的认证。社会对s
m文化的接纳,让其在刑讯业务中能豁免血腥暴力等指责,这一特点很快就被各
国的情报机构发现并利用起来。在分权法案下,情报机构主动将刑讯和惩罚业务
分离出去,交给专业的商业sm俱乐部代为执行,既能摆脱公众眼中的黑暗残暴
形象,又达到了节省财政的效果。

  当然,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服务于情报审讯部门,我的日常职业是一家国际s
m俱乐部的高级性虐师,主要为美貌寂寞的女性顾客提供各种调教体验。而至于
为什幺会接触到联邦安全局成为女体刑讯顾问,这要从5年前的一天说起。

  1。美女贵宾

  那天下午,我正在俱乐部的工作间整理器械,刚刚给一台模仿古典刑罚的木
马修好了轮轴。这时前台的小mm张洁传来讯息,说有一名新面孔的女客户刚刚
办理完vip钻石卡,指明要找我接待。这种钻石级的客户当然要认真对待,我
迅速的清理好了接待室,五分钟后,一位身材美豔的年轻女子就坐在了我的面前。

  「龙先生,你好,我叫李珊珊,你可以称呼我为sandy。」李珊珊一身
束腰劲装,脚蹬高档高根长靴,颇有高档交际花的风範,精緻的吊袜带别在大腿
上,流畅的英文和马尾髮辫透出一股干练的职业风情。「我想请你为我执行一场
A级的刑讯调教,时间至少要持续4小时,最好附带多人强姦和前后双穴淫辱,
不知道现在是否可以安排。」

  「李珊珊小姐是最高级别的vip客户,我们当然会全力满足你的要求,场
地和设施也都没有问题。只是A级的刑讯调教,按照规定是需要对客户进行身体
检查,和至少三期的B级调教观察之后才能进入的。现在就要执行这幺高强度的
游戏,恐怕会有些不好操作。」李珊珊说出A级刑讯调教的时候,我就感到事情
有些不好弄。国际sm俱乐部对刑罚类调教的级别大体上有四档,在东方是两星
级到五星级别逐次加强,对应西方各国则是C级到S级。如果说C级拷打是狂野
型的强姦游戏,B级是感受肉体失控的征服剧本,那幺A级拷打则被称为「身临
其境的角色体验」。除了在医疗安全上有基本的保障,加上针对刑罚场景进行了
一些艺术氛围上的修饰之外,这类四星程度的待遇无一不是严酷漫长,对参与者
来说,已经是颇有逼真的酷刑感受。

  「这幺麻烦,不能儘快跳过吗。」听到答案的李珊珊柳眉微蹙,显然是有些
失望,不过还是伸手接过了我递去的一本四星级调教合约。

  这份合约是国际高级sm俱乐部为新人办理角色体验服务的必备手续,採用
了多名大律师修订的完善条款,可以避免所有的法律纠纷。黑色封面印着着名的
莎士比亚台词「to  be  or  not  to  be」,隐喻文雅而贴切。

  参加调教的女性客户一旦在协定上签字,性虐服务就进入了不可中止的流程,
其中的反悔,哭诉,恐惧直到奴性昇华,以及伴随着这一过程的反复快欲高潮,
都是难以言状的体验,这也正是classA规格的魅力所在。有这种要求的女
客户,往往都是一些性欲特别强烈的美妇,为了追求极致的被支配和被操控的体
验,不惜一掷千金来到专业的刑房尝试刑罚经历。

  本来这也没什幺问题,现代医学和专业的sm工具,早就完美解决了性虐游
戏中的肉体伤害。但国际sm俱乐部的行业委员会为了保障客户安全和体验品质,
规定A级刑罚调教必须要符合一系列的安全检查,包括性虐师至少亲自对客户执
行过3次以上的长时间classB拷打服务,以便熟悉客户身体的健康状况和
熬刑表现等等。

  现在这位李珊珊从未有过各大色情俱乐部的调教记录,很可能是名刚刚接触
sm游戏的新人,却一上来就要用classA级的招待,按照规定是不允许的。
偏偏对方是钻石级贵宾,如果招待不好,间接的损失也是相当可观。

  「李珊珊小姐,classA的刑讯调教是很严苛的,如果準备得不够充分,
要达到理想的体验恐怕比较困难。要不要先检查一下,然后从classB级别
过渡。我们的服务品质非常优秀,可以很快説明您以最好的状态进入class
A的体验。事实上,classB对许多身体坚韧的女客户,已经是非常能令她
们满意和回味的规格了。」

  虽说不合规定,但这位李珊珊可是才入门就办理了价值100w的贵宾钻石
卡,遇到这样的金主显然是不能随便放掉的。高级sm俱乐部可不是那些低水準
的会所,最讲究高价值的服务,客户数目精而不多。

  像眼前李珊珊这种姿色的美女,又是自愿接受刑讯调教,未来很可能会成为
特别的双重身份的供奉级贵宾——这种客户不但自己接受性虐师的调教,还会以
性虐师搭档或者自愿性奴的身份,选择参与俱乐部组织的调教互动,结交和服务
社会上层的成功人士,从而为俱乐部带来另一笔可观的利益——如此高品质的客
户,负责发掘和调教她的性虐师获得的收益自然也很高。

  在钻石客户卡面前,我的语气自然而然的恭敬起来,开始殷勤的挽留李珊珊,
并暗示出一丝回转的余地。

  「看来龙先生是顾虑规则方面的问题吧,我这里有全面的医疗检测报告和其
他材料,足够证明对我执行A级的刑讯调教是没问题的。如果你们担心事后有什
幺责任,我还可以现场签署一份刑奴培训委託书,声明我具有重度受虐狂的心理,
自愿请求获得专业的A级调教,这样应该能打消你们的顾虑。」李珊珊从手袋里
取出一份权威医学证明,在我眼前轻鬆摆出了几个一字马的开腿姿势,「我受过
全面的体能训练,获得过柔道和潜水奖牌。你们可以放手对我执行A级的刑讯调
教,不会有任何问题。」

  「看来sandy小姐确实心急,我们俱乐部的宗旨就是服务客户。既然是
这样,假如sandy小姐自愿签署一些补充协议的话,倒也是有方法的。」商
业行为无非求利,现实中不乏这样急着求虐的女金主,大型sm俱乐部自然也有
变通的手段。既然客户明确了主动违规的要求,那幺接下来就是增值服务上场的
时间了。

  「首先,我们需要珊珊小姐签署一份自愿挑战重度调教的意向书,写明您将
以接受监禁的方式,连续参加多场从C级逐级提升的调教互动。这样在实际的调
教中,我们就能按照您的意愿,安排一些简单快速的热身检查,及早进入cla
ssA的拷打节目。当然了,对外的调教记录里,您仍然是经历了足够长期的热
身招待后,才以过人的精力投入下一阶段的互动的。」

  「没有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签署所有授权,就由龙先生做我的个人调教师,
为我安排所有的性虐刑罚节目。」李珊珊迅速的签下签名,搭起双腿在椅子上等
着下一道手续,棕色的高跟长靴轻轻晃动,昭示着心情的轻鬆。

  「其次,sandy小姐可能需要额外提交一笔保证金。请您理解,虽然有
了意向书和上面的那些授权协议,国际sm行业委员会的规定可以达到了。但仓
促的执行四星级SM刑讯,客户在调教现场要经受重度的性虐折磨,难免是有一
些临时的抗拒意向的,有些时候甚至会出现变卦和纷争。按照俱乐部对高级客户
的承诺,就算规则上没有任何错误,客户一旦出现超过限度的肉体损伤又事后产
生纠纷的话,也要按照情况给予一笔不菲的赔偿费。当然我们的手艺本身是没有
任何问题,但合同方面,考虑到为了满足李珊珊小姐的个人要求,万一因为仓促
用刑,节奏把握不好的话……」

  「我明白,这个完全合理。除了个人保证不会藉故纠纷,保证金也会立即到
帐的。不过你们这样操作,不会又引来行业委员会那边的其他麻烦吧。」

  「谢谢sandy小姐的理解,这个是俱乐部业务之外的操作。您的保证金
不用交给我们,只要按照我们提供给您的赌场帐号,在指定的专案上作出私人押
注就可以了。这样一来,我们并没有向您提出违约金的要求,SM行业委员会方
面是完全不会查出有任何问题的。」

  接下来一切就水到渠成了,李珊珊迅速的给出了全面授意,资金也随之到位。
我愉快的打开抽屉,把早已準备好的另一叠调教合约取出,向这位美豔的金主进
行明确的交代和确认。

  「本俱乐部自某年某日月始,将为高级客户李珊珊(sandy)小姐安排
SM调教服务。李珊珊小姐以受虐方角色参与互动,由性虐师tony为其执行
刑罚类调教。此类服务乃是基于受虐者自身要求而进行的SM场景游戏。在调教
互动间,性虐师的一切行为皆旨在完成体验者的特殊要求,而非侵犯其人身安全
或人格尊严。相应受虐方参与者亦均为在非强迫情形下,自愿扮演场景中的对应
角色,并希望体验扮演过程中的一切感受。俱乐部特此对参与双方在调教互动中
的身份角色予以声明,在符合联邦法规的同时,保障李珊珊小姐享受SM刑罚的
合理愿望得偿实现。」

  「SM调教中对角色扮演及刑讯游戏的特别声明:本SM场景游戏既为互动
式对抗情节,剧情独特具有非对称及强制执行的特性,一旦双方进入各自角色,
场景执行权力即由主导方性虐师单方持有并赋予强制效力。具体表现为:性虐师
在执行场景内容前,已获得体验女客的全程绝对授权,情节如何进展及何时中止
均由性虐师自行决定。另一方客户在自愿进入受虐角色后,即当场失去互动中的
一切主导权。其于场景过程中针对主导方安排所作出的任何抗拒、抵制等冲突性
表达,均为体验者对互动角色的参与演绎,需按照SM游戏中的情节背景加以理
解。在不触发安全词和类似危急徵兆的前提下(关于安全词的特别豁免条款见下),
不作为其真实意愿的反映。鑒于场景中情节强度较为激烈,考虑到体验方迫于肉
体感受,可能临时改变参与SM游戏的初衷,特此声明客户已预先授予主导方强
制执行权。体验者进入角色后,若场景执行途中出现上述初衷改变的情况,则适
用委託意愿优先于现场意愿的规则。性虐师在确保体验者状态安全的前提下,可
以强制否决其现场意愿,单方维持场景进展直至剧情演绎结束。体验方事后不得
以任何形式追究性虐师的操作,期间所作的任何冲突表达亦不作为反悔的理由。
若体验者半途反悔,且事先明确约定有针对其违规的惩罚条款,则性虐师应当尊
重其委託意愿,要求其履行责任。」

  「SM程度及违规界定:李珊珊小姐已充分了解性虐刑罚对自身肉体和感官
的刺激效果,并明确表达体验极限调教的意愿。性虐师可以根据现场情形自行调
整执行细节,无需再次重複徵询体验者的看法。在确保体验者安全的前提下,性
虐师可以适当自由发挥,加大刑罚力度,建议最好于具体细节实施前向体验者简
要说明。特别情况下,若既定互动方案不能达到刑罚烈度需求,则经过医疗角度
检查的前提下,许可变更原有场景约定,优先满足体验者的第一委託意愿。变更
场景约定时,性虐师依旧拥有单方强制执行效力。」

  「好了,李珊珊小姐希望体验什幺类型的角色和刑罚呢,我们这里为女客户
準备有各种风情的剧本和场景,无论是古典的侠女,郡主,还是现代风格的女间
谍,搜查官,都有完备的道具设施可以满足您的爱好。」

  「我是来体验刑讯的,就当受审的女间谍吧,性虐拷打的具体内容由你们安
排,执行之前向我介绍讲解一下。我的要求是儘量严酷羞耻,能摧毁最坚强的抵
抗意志,同时不能触犯公众对人道折磨的底线。作为激励,合约里会额外设置五
十万通用货币,作为你们调教成功的小费。」李珊珊说完把一张匿名支票夹进了
合约,上面的数字即使是高级会所的经理也难以保持冷静,「对我的拷打过程必
须用高清全息的记录,事后我会把它送给多个协力厂商的评价和审查机构,包括
国际SM俱乐部的投诉处理委员会,由他们对刑讯过程进行客观的评价。如果你
们能成功满足我列出的调教需求,那我就会进一步和你们签署深入合作的条约,
其中的利益绝对会让贵会所满意。当然,一旦不能通过,我就只好另寻高就了,
所以请你们务必重视。」

  「李珊珊小姐,您既然有这样的要求,那幺调教强度就会比较激烈了。而根
据我们的经验,很多女客户往往事先也非常兴奋,可拷打开始没多久,肉体感官
就受不了了,纷纷动用了安全词措施。与其这样,还不如循序渐进来的愉快……」

  「这个好说,安全词是吗。我会专门声明,放弃安全词的所有措施。只要是
符合医疗安全和人道底线的刑罚手段,都一律自愿接受挑战。这样,你们就可以
毫无顾虑的拷打我了吧。」听到抱怨的李珊珊毫不在意,直接把手一伸,示意我
递上新的补充协定。头一次见到如此乾脆直接的女客户,我也无话可说了,只好
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签单。

  「安全词豁免声明:由于李珊珊小姐未有过尝试刑讯调教的经历,特别告知
多种性虐刑罚将带给体验者巨大的痛苦,并伴随产生身体器官被摧残等错觉。但
实际上刑具经过医学机构的专业认证,拷打方案绝对不会对肉体造成任何器质性
的持久损伤。鑒于李珊珊小姐在参与场景策划阶段已经明确表示出挑战极限的意
愿,故特此声明自愿放弃安全词措施,并赋予性虐师单方面加重刑罚的全权委託。
性虐师务必满足客户的初始意愿,对李珊珊小姐在熬刑过程中的一切表现,均不
得作为其中途退出调教的意愿解读。」

  「好了,现在手续全了,如果没别的问题的话,请龙先生这就带我去刑房準
备调教吧。」

  签署完最后一道档,李珊珊利索的起身,收拾好了眼前的资料。在我的带
领下,美女客户来到一个地下调教区域的专用通道,矫健的长靴毫不犹豫的迈入
隐私电梯,青春的肉体就这样首次踏上了淩辱的旅途。用通道,矫健的长靴毫不
犹豫的迈入隐私电梯,青春的肉体就这样首次踏上了淩辱的旅途。